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情迷小晚香5

2021-02-11 05:00:33


“鲜艳欲滴,你身体的每一寸都在诱惑男人。”

他直起上半身,掌住蜜乳的手不放,男人邪肆的唇微噘,湿热的两片唇瓣吮住姬雁儿挺翘的乳首,耳边传来她屈服的娇喘。

“舒服吗?”他执意地问。

他狠狠地吮住再放开,翘首的乳尖更加肿胀,炽热的舌尖抵在乳尖的小洞上,粗砺的舌蕾由下往上摩擦著她的蓓蕾。

“呜……舒服……”

“你说什么?太小声了,我没听见。”

见他作势要再动作,她连忙求饶道:“不要再折磨人家了,快点给我啦!人家要死掉了……呜……”她的私处搔痒难耐,黏腻的浪液不断从花缝中溢出。沾湿了两人的下腹。

“呵……如你所愿。”他的欲望突然往上一顶,狠狠挤开她紧窒的肌理,毫不留情地探到最深处,充血的伞端感受到不同的触感,他知道他正抵在她最敏感的花壶入口。

“啊……”她抖著红唇,发出细细的尖叫。

“知道我碰到哪?我记得那里是你最敏感的地方,不是吗?”

他圆硕的伞端抵著她,微微跳动。

他撞到了那里……她泛白的小手收紧,在尉元庆的腿上留下激情的印记。

他缓缓抽出又用力插入,每一下都狠狠挤开她的软嫩,摩擦她细致的穴壁,要她为他疯狂。

看著她的小穴困难地吞吐著他的粗长,私处红肿不堪,殷红的穴口微微外翻,让他的欲望更加不可收拾。

他往上一挺,她的蜜乳跟著上下晃动,“还要……啊!”

他凤眸一转,两手交叠在脑后,“我累了。”

她被动地接受著他的掠夺,他却突然不动了……“呃?”

她想要……他怎么可以这样?他又在使坏了!

私唇不断蠕动,黏腻的爱液像是无语的邀请,没有男人受得了。

可是他要她主动,只有坚持,才尝得到甜美的果实。

“是不是快要了?”

她委屈地抿著唇,无言地点了点头。他分明是明知故问嘛!

“是不是要我动动,像这样?”如火的男性在她体内摩转。

“好棒……还要!”她张著迷乱的圆眼乞求著。

“想要就自己来!”

他好整以暇地望著她,看她因情欲翻腾而不知所措的模样,依然不为所动,执意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姬雁儿美眸含怨,却又无可奈何,“你好可恶!”

虽然这么说,她还是开始移动雪臀,抵在男人腿上的手改放在腰腹上,上下扭动小蛮腰,吞吐著欲首。

尉元庆毫不费力地看著艳红的花瓣因他的欲望侵犯而绽放,隐忍的汗水从额际落下,肿胀的粗长青筋浮现。

“好深……”她微微提起,再重重坐下,私处清楚感受到欲望的炽热,她总是抬起一点,就心急地吞没男性,每一下都撞到了最深处。

花液不断溅出,瘀红的男性挤入窄小的蜜壶,一进一出。

呜……她想要更激烈的,“我不行了……”她又扭动了几下,便无力地瘫倒在他身上。

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她顺势把修长的玉腿盘在他的腰际上,私处紧紧衔吮著男人的粗长,忍不住磨蹭著。

他以双手扣著她娇小的肩头,硕长的男性狠狠挤入女穴之中,再缓慢地拔出,快到穴口时又用力插入,不断重复著动作,让肉体之间的撞击发出淫浪的声音。

“好深……”他不断地深入,快要把她刺穿了。

男人火热的唇微张,含住那抹红艳的蓓蕾,往上一拉,在她娇嫩的肌肤上留下牙印。

缓慢的律动满足不了他,他拉开她的双腿架在肩上,他加快速度,原始的汗水滴落在身下的女体上。

她乳尖翘立,艳红的乳晕微突,汗水和烛光映成一片炫色。好棒!她就快要……

她的小穴被男人的欲望侵犯著,体内的肌理不断排挤他的粗长,他却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时快时慢,偶尔会停在她小穴中那块突起的软嫩上,用他的伞端磨蹭著,让她流出更多的浪液。

“啊……够了、够了……”姬雁儿尖叫著求饶,被男人不断抽插的小穴开始发颤,她抖直了娇躯,双手紧扯著被褥,湿润的杏眼迷离动人。

看她就快达到高潮,尉元庆更是不停地抽送,每一下都撞得又沉又深,抵在深处的红肿顶端明显感受到不同的触感,他停在那里来回转动,刺激了两人。

好麻!从背脊传来的酸麻泛开到全身,让她不禁缩紧被挤开的蜜穴,两人之间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他也忍不住粗喘出声。

他一个呼吸,抵在深处的伞端缓缓抽出,退到小穴口再狠狠插入,每一个进出都故意磨蹭她兴奋的小豆核,惹得她娇喘连连。

他撞得好里面……她快要……快要……

他飞快地进出她的暖穴,感受到她抽搐的频率,知道她就要达到高潮,于是他开始深入浅出,缓慢地插入再抽出,红肿的伞端微沁出白液,和她的花液混合在一块。

忽然,他一个抽身,将肿胀难耐的欲望拔了出来,从硕大的伞端牵扯出一丝银白的黏稠。

“不要!”他怎么可以又这样?

他两指用力扳开她红肿的私唇,清楚地看见蜜壶中被男人撑开的内壁,他突然往她的雪臀一拍,她下意识地收缩,小穴不断绞紧,里面的汁液从穴口缓缓流了出来。

“真是个浪娃儿!”他扯开她的花瓣,趁著她缩紧内壁的同时,握著沁出腥稠白液的顶端轻刺她的穴口,慢慢进入她的体内。

他挺直了背脊,一股作气插入最深处,直直撞到她的子宫口。

“啊……撞到了……呜……”她浪叫著,被挤开的小穴不断抽搐,那下撞击让她瞬间到达高潮。

他伸出拇指抚弄她充血的豆核,收缩的内壁将他吮咬得更紧,他稍稍退开,再猛然插入最里面,每一击都没根而入。

“呜……够了……停下来啊!”

姬雁儿全身间歇性地抽搐,衔咬著粗长的小穴一抽一抽的,从两片花瓣之间流出甜腻的浪汁,滴落在尉元庆的腿上。

他不理她的哭喊,发狂似地抽送著,红肿火热的欲刀青筋浮现,叫嚣著解放,不断进出抽搐的女穴。

“会死掉……会死掉的……不要了!”姬雁儿像被抛到天际一样,高潮一波接著一波,欢愉的泪水沁出眼眶。

“还不够!”尉元庆大幅度地挺动腰杆。粗长时快时慢地进出著,越来越肿胀的欲望就快达到临界点。

“停下来、停下来啊……呜!”她真的会死掉!原本垂挂在两旁的玉腿盘在他的腰上紧紧夹住,企图阻止他的侵犯。

没想到他反而紧扣住雪臀,将她的私处更按向他的欲望,肉体的摩擦发出了噗滋的水浪声。

她听到了……好羞人的声音!

他用力地抽出再狠狠插入,重复几次动作,突然绷直了背脊,一个挺入,圆硕的伞端直接撞击子宫口,他低喝一声,伞端的小洞喷射出一记记腥浓烫人的白液,灌入她的子宫深处。

“呃……好烫……”热流涌入小腹,让她微眯的杏眼微睁,大喊:“不要……不行在里面!呜……会怀孕的!”

她啜泣出声,里面涨得满满的,她又要……

尉元庆弥漫情欲的凤眼闪过一丝难解的神采,埋在小穴深处的欲望微微退出,让她的爱潮和他的浊液随著动作流了出来,一团团黏稠落在凌乱的被褥上。

“我就要你怀我的子嗣!”他凑在她的耳边轻语,然后狠狠撞入她的暖穴,一次又一次,湿淋淋的伞端不断撞击她的子宫口。搅拌著蜜壶中的汁液,团团浊白的汁液飞溅出来,发出阵阵声响。

他从来没想过让别的女人拥有他的子嗣,只有她不同。

“嗯啊……撞到了……啊……”

“不可以……”她又要……又要……“呃……呜呜……”(情迷小晚香)

姬雁儿全身泛红,拱起的身子间断地抽搐著。

“我偏要!”他粗喘地说,强硬的语气一如他的行为,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瘀紫的伞端挤开收缩的内壁,撞击到子宫,那里的触感和温度是如此销魂。

肿胀的欲身不断抽插,累积的快感就要宣泄。

“喝……”他在最后一击时托高她的圆臀,顶端撞入她的子宫深处,将满满的精华一记记喷射在蜜壶之中,涨满整个小穴。却仍间歇地挺动抽插。

她的肚子好烫,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烧……

姬雁儿眼神涣散,已分不出这是真实还是梦境,激动地喊道:“啊……庆哥哥,我爱你!”

连续经历多次的高潮,她终于昏了过去,但红肿的私唇还是紧紧吸吮著男人的粗长。

尉元庆猛然抽出,握住鼓胀的欲望,将残余的热焰喷洒在她的小腹上。

听到刚刚那句话,让他眯起双眼,眼神变得柔软。

他的薄唇移到她起伏不已的胸口,烙下一个印记。
第七章
天色才刚转成鱼肚白,低鸣的虫鸟唧衔叫著。

阳光照射在紧闭双眼的玉人儿脸上。沾著泪光的睫毛又长又翘,她翻了翻身,眉头微蹙,幽幽转醒。

姬雁儿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张俊容,那是庆哥哥的脸……一张比女人还要美丽的脸。她著迷似地伸出一根手指头,一一描绘他英挺的剑眉、狭长的凤眸、高挺的鼻梁和性感的薄唇。

姬雁儿的手停在尉元庆的双唇上来回抚弄,上头的炽热像是要灼伤她的手,她下意识地缩回,却被他张口一咬。

“啊……你醒了?”姬雁儿轻启朱唇问道,顺势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他沉默地吸吮著她白嫩的粉指,湿热的舌勾著她的指头攀延。墨黑的长发随性散落在胸前,佣懒的媚眼斜睨,邪肆的性子表露无疑。

搔痒从敏感的指尖蔓延,让她红了娇颜,连忙抽回,“别闹了!”

他依然不语,深邃的凤眸锁住她不放,就这么瞧了好一会儿,让她往哪躲都不是,只好赶紧别开羞颜。

怎知尉元庆大掌一拥,便将她揣进怀里,薄唇覆上她的。

温柔的吻点点落在她樱色如血的朱唇上,没有掠夺的激情。而是如幽蓝大海般,让她更承受不住的情意。

她轻启朱唇,细细地、缠绵地回应著,绵软的身子和他契合,分享彼此的体温,如丝如媚的杏眼似秋水,扣人心弦。

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他们,她只听得到他的呼吸声,过了许久,他才离开她微肿的红唇,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玉颜,她轻喘著,香腮如桃。

“呼……好舒服。”冰凉的温度在脸上流连,她偎在他的掌上磨蹭,像极了撒娇的小猫儿。

不料,缠绵的须臾片刻却被一声声巨响给破坏了……


咕噜……咕噜……

“啊!”姬雁儿连忙按著肚子,讨厌啦!她的肚子怎么叫个不停?

“可怜的雁儿,你饿了。”他扬起一抹笑意,缓和了他幽魅的黑瞳。

只有她才会在这种时候杀风景,却又惹人怜爱。

他坐起身子,随意地将黑发往后一甩。理了理袍子后,下床捡起丢在一旁的裙裳,然后拿过装水的铜盆放在床榻旁,粗砺的厚掌伸进冰水之中,捞起布巾拧干。

她看著他的一举一动,连普通的动作都散发著令人心折的魅力。

尉元庆细心地擦拭著姬雁儿的小腹和微肿的私处,抹去昨夜余留的激情证据,然后帮她套上衣物。

一手抱起她,他大步走向妆台,将她放在软垫上,一双习武的手,却不失温柔地细细盘起她一缯缯的发丝。

“庆哥哥的手真巧……”她的口气酸溜溜的,看他熟练的动作,肯定帮过许多女人盘发。

她的心思向来藏不住,尉元庆一眼就看穿她在想些什么。

“小脑袋瓜又想到哪去了?让我盘发的女人只有你一个。”

想他何需多做解释,但是遇上少根筋的她,他也只好甘败下风。

姬雁儿不好意思地低了头,听到尉元庆这么说,忍不住心花怒放,“好嘛!谁叫你之前太风流了,我当然会担心罗!”

“嗯?看来我的惩罚还不够?”她还是学不乖,忘了昨晚的教训。

“呀……没有、没有,我不敢了啦!”她红著脸猛摇头。

天啊!她都忘了他昨天是怎么对她的……太羞人了!

“再说惹我不悦的话,你该知道会如何!”他轻轻在她耳边吹气,薄唇几乎碰到她的耳珠子,挑逗地威胁著她。

她连忙点头,心窝儿扑通扑通地跳著。

机灵的小翠早就已经在外头恭候多时了,见屋内的调笑声停止,她适时地敲了门,“小姐,我送早饭过来了。”

半晌,一个充满磁性嗓音的男人开口,“拿进来吧!”

“是的,主爷。”

小翠推开门扉,一股浓浓的情欲味儿扑鼻而来,让她羞红了脸。

将莲子粥和小菜一一摆好,小翠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主爷、小姐,这粥用初莲子熬制而成,味道清香顺口,请主子们享用。”说完,她顺手将托盘夹在腋下,福了福身便退下了。

尉元庆舀起一口莲子粥,性感的唇微噘,轻轻吹凉冒烟的热粥。

他心思一转,邪魅地勾起嘴角。“这粥来的正是时候。”

“你喜欢吃莲子粥?”没多想的姬雁儿惊讶地问道,她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过?下次得问问小翠莲子粥怎么做,这样她就可以亲手做给他吃了。

“你可知道莲子的含义为何?”他的唇似笑非笑,眼神火热。

他期待她的肚子里孕育著她和他创造出的小生命。

啊……莫非……姬雁儿抬头望著尉元庆,张口想问,他却把吹凉的粥送进她嘴里,让她将他的期盼吞下。

他一口接著一口地喂食,自己却没动筷,她忍不住说:“你不要只顾著喂我吃嘛!”

见她已经七八分饱了,他才放下手中的瓷碗,擦去她脸上的粥渍,“我还不饿,你慢慢吃,晚点带你去个有趣的地方。”

“要去哪里?”姬雁儿好奇地问道。

如妖似邪的黑瞳盯著她看,有如狂兽掠夺般的神采。让她心头一紧。

她低著头,自顾吃粥,闪躲著令人发烫的眼神。

见状,他朗声轻笑,拍了拍衣袖,没有搭腔便步了出去。

他变得好奇怪,看她的眼神比以往还要热切,难道昨晚她说了什么?

都怪他一直喂她喝酒,害她把昨天的事都忘了,只记得一些羞人的片段……

姬雁儿的美目望著尉元庆离去的方向。神情迷离。

“小姐!小姐!”小翠叫了好一会,只见小姐呆愣似的,不知神游何方去了,若是房里遭了偷儿,把值钱的东西搬光了。小姐可能还没回魂呢!

小翠轻轻拍了姬雁儿一下,托腮的小手一顿,姬雁儿这才回过神来。“啊!小翠,你吓了我好一大跳。”姬雁儿拍了拍胸口,埋怨道。

“拜托,我的好小姐,刚才小翠叫了小姐好几声,你都没听见,还说我吓人呢!”小翠努了努嘴,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倒是小姐在想些什么,怎么如此入神?”

“哦!没什么啦!”姬雁儿挥挥手,敷衍地带过。

嗯哼……明明就有什么!知小姐莫她小翠了,还想瞒她呢!

小翠掩手一笑,清清嗓子,朗声说道:“小姐快走吧!”

趁刚刚小姐在发呆时,她早就将小姐的行囊整理好了。

“上哪去呀?”

“主爷交代我帮小姐整理行李,说要带你出游呢!”

对哦!他刚刚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却又不说是哪里。

小翠吃吃地笑著,心里实在替小姐高兴。“对了!差点给忘了,主爷说要骑马,让小姐换上男装。”

小翠赶紧拉起姬雁儿,帮她把长发绑起来,再换上简单的行装,顿时成了俊俏的公子哥儿。

“大功告成!”小翠拍了拍手,歪著头暗自欣赏自己的巧手。

“走吧!主爷在外头等着。”

小翠拉著姬雁儿就往外跑.姬雁儿红扑扑的鹅蛋脸充满生气,束起的乌黑长发在身后飞扬。

看到这一幕的尉元庆,忍不住屏息,她就像精灵下凡似的,勾人心魂。他走上前去,张开结实的双臂将她抱个满怀。

“庆哥哥……”姬雁儿抬头望著尉元庆,只见他一身墨黑劲装,腰上系著金色绫缎,衬托出修长健硕的身形,瞧著她的眼神如火,嘴角微扬,似笑非笑,教她移不开眼。

“呵!再不走就快天黑了。”看她目不转睛的模样,他取笑著她。

俐落地旋身上马,尉元庆狭长的凤眸在高处睥睨四方,充满了霸气。“把手给我。”他一手勒住缰绳,另一手伸向姬雁儿,一脸沉稳。

什么?她可没真正骑过马呀!这么高……她要坐上去?

“不要……人家不敢上去。”

“别怕,有我在,还担心什么?”他的眼神说服了她,让她忘了害怕。她伸出微凉的小手放在他的掌心,让小翠托著她,顺利地踩在马瞪上,他一个使劲,就把她拉了上去。“啊……好高呀!”

“乖……你看,不是好好的?”姬雁儿定神一看。自己正坐在尉元庆身前,他的左手紧紧箝住她的腰。

“没那么可怕,对吧?”她紧紧抓著他,小脸埋在他的胸前。

“要走了……喝!”他用动缰绳,两脚一夹,火棕色的马儿高嘶一声,前脚扬起,飞快地奔跑著,和风竞走。

咻咻的风声不断,姬雁儿提著心窝,不断发颤。

“雁儿,你抬头看看。”他明白她有著和他一样的奔放热情,只是隐藏在内心深处,而他就是解放她的钥匙。

她充耳不闻,只顾埋首。

“难道你不想看看这片广阔无边的景色吗?你不是常提起书上的辽原令你向往,现在我让你亲自看看。”

听他这么说,让她忘了恐惧,转过头一望,忍不住惊呼出声。

“好美!”她哽住呼吸,久久之后,只叹出这句。

不著边际的草色随著风左右摇摆,她……她在飞!

姬雁儿欣喜地转过头对著尉元庆说:“庆哥哥,我们在飞!”

“呵!这种感觉很棒是吧?”尉元庆将身体放低,低伏在马背上。“你看,我们与风同行。”尉元庆的眼睛充满神采,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狂乱的发飞扬。

他的这一面是她不曾看过的,他在向她展现真实的自己吗?

她悸动不已,风吹乱了她的思绪,她的内心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他打开了此刻,她体悟到,她再也无法自拔了!

她的世界里只剩下风声和他,他们不断奔跑著,一直向前。

她兴奋不已,胸口疼痛著,她鼓起勇气,深深吸了一口气。

喊道:“庆哥哥,我爱你!”

这句话像是随风飞舞著,只有上天见证了她的爱情,但她相信这一刻具有特别的意义。说出长久藏在心中的话,让她轻松了许多,环在他腰上的小手圈得更紧,闭上双眼,她靠在他阳刚的胸膛上,内心起伏不已。

她心想,不知道刚才他有没有听到?

殊不知,昨晚她就已经不小心说出这句话了!

“我们到了。”尉元庆放慢速度,马绳一勒,帅气地翻下马背,双手提著姬雁儿的细腰,抱她下来。

原来这片草原的尽头是近水的山谷,绿水绕屋,此景应是天上有。

冬雪未融,春意已生,这里真的好美,他是如何知道此处的?


姬雁儿疑惑的眼神显露无遗,脸上的表情充满惊喜。

“年幼时偶然发现的,从此就成了我的秘密基地。”尉元庆又说:“只要有什么心烦的事,我就会来这里。”

他若无其事地陈述著一件让她很开心的惊喜:然后揽过她小小的肩头,让她依偎在他的胸膛上,感受他沉稳的呼吸起伏。她的小脸贴著他,让他的体温透过衣裳温热她的绯颜。

她安静地靠著他,眼窝下有著淡淡的阴影。这么说……

这里只有她来过?

“累了吗?进屋休息吧!”他心疼地抱起她轻盈的身子,迈开步伐。

推开木门,屋里只有简单的木床和小桌。

他细心地拍去灰尘,然后脱掉她身上的披风和袜袜,轻轻将她放在床上,眼里充满柔情,“快休息吧!”

“庆哥哥陪我……”她拉住他的衣角,撒娇地呢喃著。

“我还不累,你先休息吧!”听他这么一说,她倒是坐起身子,“那我也不睡了。”她想要跟他在一起……

“呵!”看她如此,他只好合衣上床,拥著她。她疲累地垂下双眼,纤长的睫毛形成半月的阴影,没多久便沉沉入睡。

他的手越过她,解开她的长发,让发丝缠上他的指。

她安详的睡容令他移不开眼,如深潭的眸子流露著温柔而不自觉。许久之后,他也闭上眼和她相拥而眠。

一夜好觉后,姬雁儿翻了个身,幽幽转醒,粉嫩小手掩嘴呵气,混沌的脑袋瓜还没意会过来,直到拍拍睡僵的小脸。把瞌睡虫给赶跑了,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

抬头一看,尉元庆脸上的线条因为入睡而柔顺许多,她眼中充满情意,微微一笑,悄悄起身越过他,不想将他吵醒,拿起床边的外衣套上,蹑手蹑脚地推开门,再轻轻掩上。

“哇!早晨的味道真是清香,是这里的环境太好了?还是我平常太爱赖床?我来到处看看吧!”

姬雁儿伸伸懒腰。湿润的长发毅肩,以手为梳,活灵活现的大眼环顾四周。“啊,还有蝶儿呢!”

忽见粉蝶迎面,翩翩飞舞,轻巧地停在一朵黄菊上。姬雁儿玩性一兴,有如顽皮的小猫,伸出小手欲扑。

“啊……别跑!”可惜粉玉蝴蝶翩翩飞起,忽起忽落,萦绕在旁,就是让她抓不著。

她一路又跳又跑,笑声如银铃,薄汗微沁。

其实抓不到蝶儿也无所谓,她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他的过去,她来不及参与,可是把握现在,却是她可以做到的。现在她明白庆哥哥带她来这里的用意了!

思及此,她笑得更加开怀。

也许是她的笑声,也许是枕旁的微凉惊醒了尉元庆,他循著声音找到了她,看见一副玉猫戏蝶的画面,他负手而立,悄悄欣赏她的美丽,将这一刻牢牢记下。

不久后,可能太过熟悉他的气息,姬雁儿很快就发现尉元庆的存在,她手上捻著一朵小花轻步跑向他,丰润的脸颊上有玩耍过后的红晕,人比花娇。

“庆哥哥,你起来了呀?”娇喘细细,发丝散乱。别有一番风情。

“别跑这么快。”大手轻抚她的背,缓缓为她顺气,另一手抽走她手中的小花,拨开她汗湿的乱发,将花朵别在她耳后。

“我刚刚在抓蝴蝶,可惜让它跑了。”她语带撒娇地说。

“呵……那是因为你太美丽,把它比了下去。”尉元庆轻佻地低语,微凉的唇落在她的耳畔,故意逗著她。

“好痒……呵!别玩了嘛!”姬雁儿左闪右躲,娇声连连,忽然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

她是他心爱的宝贝,是唯一让他有共度一生的念头的女人!尉元庆紧紧锁住姬雁儿,抬起她的巧颚,俯身落下他的吻,一点一点地啄吻,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鼻间,深深的呼吸里全是男性的麝香。

她没有保留地回应著,淡淡的浅吻中含有花香,露出粉红色的丁香小舌,轻舔两片唇瓣之间的凹陷,融合了大胆和羞涩。

他张唇含住她湿滑的小舌,一手扣住她的后脑,舌与她的交缠。他吻得好深好深,像似碰触到她灵魂深处似的,她虚软著身子,两只藕臂只能攀著他直挺的虎背,以免滑落在地。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看她专注到忘了呼吸的模样,他缓缓放开她,低笑出声。

“小傻瓜,快呼吸啊!”

“讨厌,干嘛取笑人家?不理你了!”她嘟著嘴,转身想跑。

他扯过她的小手,拉进他的怀里,“我饿了。”

“不要!”耳根一红,他又想要对她……

“小浪女,你想到哪去?我是指肚子饿。”他一脸促狭地看著她,嘴上勾起一抹诡笑。

什么?他是故意的!

“讨厌!你不能正经点啊?”姬雁儿红了耳根,气愤地抡起小拳落在他壮硕的胸膛上。

“呵!向你陪罪就是了。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会负责喂饱你。”他抱著她施展轻功,如飞仙一般优雅的姿态,足尖轻点在软幼的细草上,不费吹灰之力,御风而行。

没有人语的吵杂,她的头靠在他的胸口,安心地闭上双眼。(情迷小晚香)

她真想一辈子住在这里,只有他和她……

“就是这里。”足尖缓缓落在地面上。

她缓缓张开杏眼,入眼的是婉蜒小溪,溪水透明清澈,飘浮著翠绿色的水草,中间穿梭著一条条肥美的大鱼。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大餐。”尉元庆眼神锐利地镇定其中一只,挑了一颗小石子,准备用内力击昏游动的大鱼。

“啊……等等。”姬雁儿赶紧拍掉他蓄势待发的手。“这样不行啦!你不能用武功来抓鱼!”

她擦著手命令道:“我们来比赛谁抓得多,只能用手抓。

先说好哦!输的人必须听赢的人的话,我就不相信你能赢过我!”她的表情充满信心。

她以前常抓池里的锦鲤来玩,早就练就一番功夫,所以她赢定了!

“呵!是吗?那就拭目以待吧!”他眼里闪著诡光,语气中带有一丝兴奋,可惜单纯的她并没有察觉。

看她跃跃欲试的样子,他倒想陪她玩玩!他卷起衣袖说道:“那就开始吧!”
第八章
活跳跳的鲜鱼堆积在脚边,男子双手抱胸,脸上勾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睨眸斜看那东扑西捉的俏丽身影,活像只玉猫儿。

“这里的鱼儿怎么如此不合作?不要动!”姬雁儿喃喃自语.锁定了其中一只,白玉透粉的藕臂一捞,却被那机伶的鱼儿给溜了,滑溜溜的鱼身从她脚边游过,像在嘲笑她的自不量力似的。

天真的她以为这里和家中池畔的锦鲤一样,没想到因为家鱼有人专门饲养,自然是懒惯了,怎能和山野中的鱼儿相比呢?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武侠情色

武侠情色
点击:3206-1304:11金瓶梅歪传
点击:4306-1702:45落入日本宪兵手中的两个国军女情报员
点击:1406-0800:41艳肉迷江湖
点击:2807-0102:55暴奸郭襄1
点击:2206-1802:52妖色媚鬼
点击:512-1917:36【轩辕剑3之天之痕】
点击:6909-1509:30乱交狂欢
点击:7002-1104:45金庸时空2
点击:1602-2802:47[玄幻奇幻] 斗破之纳兰嫣然
点击:3406-1702:44日本皇后被奸记1
点击:3106-2903:19性奴牧场
点击:2107-0403:03阿拉丁与神灯 1
点击:2105-1402:38还珠格格野传
点击:1406-1802:55杨门女犯考
点击:6207-0503:06另类黄蓉1
点击:1906-1702:45老娘只想操李佳玉
点击:2208-0303:07被强上的女战士1
点击:3509-2520:20私家偵探抓奸在床1
点击:3207-0503:04法海怒奸白素贞
点击:4102-1105:00情迷小晚香5
点击:2507-0402:37奇特的晶片
点击:5706-2402:24西游记之淫乱天庭
点击:6402-1104:58情迷小晚香2
点击:1107-0403:01红色诱惑1
点击:4702-1104:58情迷小晚香3
点击:5202-1104:46金庸时空3
点击:2507-0503:07师娘要上我1
点击:2505-1901:59武松大战潘金莲
点击:4608-0701:38【H蜘蛛侠(能力的诞生)】作者:青蛙变成王子
点击:5007-0102:56黄蓉新传
情迷小晚香5,黑色契约者1,黑色契约者14,黑色契约者20,黑色契约者23,黑色契约者24
黑色契约者1是一家可在线免费观看高清美剧的中文美剧网,播放速度快,黑色契约者1热门美剧第一时间更新,美剧迷们最喜欢的中文字幕在线免费观看美剧网站。
TOP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