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情迷小晚香6

2021-02-11 05:03:42


“奇怪了……怎么都抓不到?”

“鱼大爷们,求求你们了,我一定要赢啦!”她娇喘不已,冰凉的小手合十,嘴里呢喃著。

半掩的杏眼偷观一旁的男人,看他老神在在的样子,真不是滋味儿!

不想认输,她只好再试试手气,这次连裙裳也沦为抓鱼的工具,她静静地等待,突然弯下身子向前一捞……

孰料,却被漂浮的水草给绊著了。

“呼!好凉……”这下大鱼没抓到,自个儿反而成了落汤鸡。

看她狼狈的模样,尉元庆忍俊不住,朗声大笑。

跌坐在溪水中的姬雁儿听见他开怀的笑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索性坐在微凉的水波之中,两脚一前一后地拍打水面。

她掬起一瓢水,落在柔顺如丝绸的长发上,青葱般的指头滑过发间,产生黑与白的强烈对比。

尉元庆倏地止住了笑意,邪肆的眸子转深,她银钤般的笑声如海妖,姣好的身材在水波中若隐若现,让他忘了呼吸。

好一个洛水女神……


他不自觉地走向佳人,无声无息,不愿惊动落人凡间的天仙。

强健的两臂从她的背后环抱住她,在她身下形成一道迫人的阴影,炽热的体温让她下意识地偎了过去。

“你真诱人。”带著欲望的性感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不安分的长指抚著她的娇颜,最后停在她的樱唇上。

“庆哥哥……”她微启小口低喃,却让他的手指乘机探入侵犯。“嗯……唔……”

他伏贴在她的美背上,邪魅的俊容靠在她的肩窝,鼻翼间的热气不断刺激她的耳骨,放肆的长指勾引她粉嫩的舌尖,让她忍不住卷起小舌回应,软嫩的唇瓣微噘,细细吸吮他的指尖。

这个放浪的女娃儿!

他的呼吸转浓,转过她的俏脸,张嘴咬住她顽皮的唇瓣,然后狠狠地吻住她,探出舌尖与她交缠,下身往她的圆臀一按她媚眼如丝,小舌和他的缠绕,也感觉到后方的硬物。她不安地挣扎著,不料却更唤醒蛰伏的欲兽。

“啊……”

“愿赌服输,我已经赢了你。”

什么?怎么可以这样!姬雁儿这才发现尉元庆的企图。

“呵!你要任我摆布。”他低沉的语气中有著得逞的兴奋,狂狷的因子在他的血液中沸腾,冷不防地张唇咬了她一口。

“呃……会疼!”如初生婴儿般的肌肤被狠狠吸吮嘈咬。阵阵刺痛让她泛起泪光,敏威的身子轻颤。

见到她颈子上留下一排殷红的牙印,他伸出湿热的舌头舔舐斑斑血迹,这才勾起一抹满意的肆笑。

他揽腰抱起她,将她放在石岸边,然后一把脱掉自己身上沾湿的衣袍,露出精壮的胸膛,全身仅剩一条缎料长裤。

姬雁儿芳心惶惶,面对尉元庆苏醒的欲望感到有些害怕。

转身想逃。

“想逃?游戏规则可是你订下的,现在想反悔已来不及了!”

他一把拽住她小巧的脚踝,语气中充满情欲。

“庆哥哥,人家没说要这样的……”被压在身下的姬雁儿。

这才知道自个儿跳下多大的陷阱之中。

为了防止她再度逃跑,他点住她身上的穴道。

他……他想要做什么?姬雁儿虽然害怕,可又好像期盼著什么……

“可是我想这样。”他跪坐在地,幽黑的凤眼盯著她包里在半透明衣衫下的胴体,沾湿的薄纱紧贴著她蜜色的肌肤,绛色的肚兜若隐若现。

光是这样,他已经明显感受到欲望的疼痛了。

他动手脱去她身上多余的衣物,只留下一件罩纱和兜衣,“你好美……”

尉元庆举起她修长的玉腿,伸出舌尖沿著她的脚掌舔吻,然后来到粉嫩的脚趾头,一口含住,湿热的口腔里住她敏感的脚尖,让她娇啼不已。

她害羞地想要缩回,却动弹不得,“庆哥哥,饶了我吧!”

他充耳末闻,湿热的舌带著津液,沿著小腿寸寸逼近她神秘的丛林地带,他迫身挤进她的大腿根处,双手拉开她的脚踝。然后曲起,让她呈现极度羞耻的姿势,毫无隐藏地暴露在他眼前。

“呃……不要看呀!”她颤巍巍地哀求。大白天的……居然被他这样盯著瞧,想著想著,小穴就一阵紧缩。

“我要看仔细每次把我吸住不放的小穴有多么淫荡,是如何诱惑男人的!”他以两指掰开肥美的花唇,隐藏在私缝之中的小穴映入他的眼帘,淫荡的画面让他倒吸一口气。

他增加拉扯的幅度,将她的贝办拉得更开,被牵扯开的小穴颤巍巍的,感受他火热的眼神,还流出了动情的汁液。

“呵!你真的会把我逼疯。”

他两手扯住花唇,伸出长舌刺人收缩的穴口,依照欲刀一进一出的动作,惹得她浪叫不已。

“嗯啊……好棒……好舒服……”

他时而退出,对著她潮湿的蜜壶呵气,时而逗弄她鼓胀的豆核,包覆在肚兜下的蜜乳威到一丝胀痛,连奶晕也微微突起。

看她难过的样子,他解开她下半身的穴道,让他更方便动作。一被解开穴道,她马上贴著他的唇舌蠕动,忍不住拱起私处,让他探得更加深入,透明的动情汁液团团滴落。

“呜……好麻!”随著他的撩拨,透白的雪肌泛红。

“小妖女,你已经湿透了。”扯住肥美花唇的拇指一按,小穴中的绉褶翻出,他伸出粗指沾上一抹黏稠。压在充血的豆核上转动,穴口收缩得更加厉害了。

呜……他每次都快把她玩坏了!偷瞧那丝绒长裤中勃起的部位,想到将要被他填满,她的体内又是一阵酥麻。

忽然,粗指缓缓插入她的浪穴,勾刮她脆弱的穴壁,快速地进出抽送著,小穴紧紧吸吮著长指不放,想到等一下被她紧紧包里的快威,他就更加兴奋。

见她娇喘吁吁,小穴开始抽搐,他却在此刻拔出手指。

“啊……怎么可以!”她含羞带怨的美眸瞅著他。

“心急的小家伙!”他抽掉系在玉颈上的红绳,大手一扯,绛色的肚兜飞落在地,少了束缚的双峰蹦跳而出。

他眼带邪气,拿起一旁的腰带缠住她的锁骨和藕臂,受到挤压的丰满变得更加紧绷饱满,他手指一弹,艳红色的蓓蕾翘挺挺的。

“你的乳尖变硬了。”他故意描述眼前的淫靡,指腹抵在乳首上扭转,让它发红发胀。

“啊……会疼啊……”

他一把捏住左乳,绵软的乳肉被捏得变形,充血的乳尖被玩弄得绷直起来,他俯身含住颤巍巍的乳首。以舌蕾舔舐著。

让她浪叫不已。

“嗯……好棒……”她不住甩动蚝首,更挺起双峰让他玩弄。

他用力吸吮再放开,把粉色的乳晕舔得又红又肿。“真是个浪娃儿!”

“都……都是庆哥哥害的……呜……”她的乳尖好敏感,变得好硬……

尉元庆动手解开姬雁儿上半身的穴道,这时她已经沉溺在情欲之中,任凭这邪气的男人玩弄,无力反抗。

他将她扶起,让她跨坐在他结实的小腹上,“舔它……”

张著迷蒙大眼,眼前的怒嚣巨物充满生命力地跳动著,她被他低沉的嗓音所诱惑,采出粉红舌尖,低头一舔……

每舔一下,炽热的欲根就反弹回来,他沉声命令道:“含住它!”

湿软的粉舌绕著他的伞端,缓缓摩擦著,然后微噘起美丽的唇形,吞下他的欲茎,然而她的小口根本就塞不下他全部的欲望。

被她的小嘴一吸,他的欲望差点忍不住爆发,这小妖精……他低喘著,克制住想要射出的冲动。

她白里透红的圆臀对著他的眼,从饱满的花唇缝中流出一团团香甜的汁液,滴落在他的腹部上,两指掰开肥美的唇瓣,往内一压,露出艳红的穴口,因受到刺激而一缩一张。

“唔……唔……”他的欲望将她的嘴塞得满满的,正要吐出,却被他猛然一顶,圆硕的伞端直抵她的喉咙。好难受……

他的掌心托著她的雪臀往上一抬,小穴被他看得一清二楚,充血的豆核鼓起,让她觉得好羞耻,却又觉得兴奋。

“小浪女,这样就湿透了?”

“噗滋”一声,他的粗指猛然插入多汁的蜜壶,发出了暧昧的声音。

“吸得好紧……”感觉到被她缚住,连转动手指都很困难,他放荡地邪笑,看来她快高潮了。

拇指拧住她的豆核,长指不断抽送,蜜壶里的浪汁随著他的进出而飞溅出来,穴口不断收缩。她终于忍不住,吐出他的欲望,红肿的伞端上还残留她的津液。

“庆哥哥……嗯……啊……”他动得好快、好快,她快要不行了!

姬雁儿扭动著小蛮腰,配合他的手指,可私穴却还泛著空虚……她想要更大的、更火热的……呜……

他抽出沾满香甜花液的长指,张开两指,牵连出一条透明的细丝,证明了她的浪荡,他促狭的眼神更让她不知所措。

她羞红了香腮,不断喘息。

尉元庆觉得逗弄够了,捧著她的雪臀转过来,面对著他。

红肿的欲望抵在她的穴心,用光滑的伞端摩擦她的软嫩,不经意地就摩擦到她充血的小核,让她涌出更多爱潮。

“啊……好麻……”

她越是颤抖,他就越故意往那里顶弄,惹得她娇喘连连。

“求求你了。”她不断啜泣,小腹中好像有团火球正在燃烧著。

看她泪眼汪汪的模样,他的欲望变得更加肿胀,隐隐跳动著,腥浓的白液不断滴出,伸出手一抹,让充血的伞端越发湿亮。

她伸出两指,用力拨开两片红肿肥嫩的花唇,露出鼓起的小豆和皱褶的穴口,小穴一吸一收,黏腻的浪液一团团地涌出。

快进来呀!她心急地握住他充血的欲茎抵在穴口,用力一按,微微弯曲的伞端挤开一张一缩的小穴,硕大的伞端就这么被吞没……

“嗯……好棒!”她仰头一甩,发出欢愉的浪声。

呼……这个小妖女差一点就让他喷射出来!肿胀的伞端挤入狭小的穴口,正隐隐跳动著,他提著腰左右转动,让圆端磨蹭敏感的穴口,“庆哥哥、庆哥哥……好麻、好麻呀!”她的小穴紧紧咬著他的伞端,他的动作不断扯动幼嫩的花壁,温热的浪汁涌出却无法宣泄,只能全数淋在他挤入的圆头。

受到她的刺激,他再也忍不住了,腰杆一挺,充血的伞端狠狠挤开紧缩的内壁,没根而入。

“喜欢这样吗?”他停在她软热的体内,左右转动,故意问道。

“呜……喜欢……快点……”她媚眼半眯,红唇微启,嘴里吐出哀求。

姬雁儿扭动腰肢,缓缓起身然后重重坐下,来来回回,淫荡地吞吐著粗长,红肿的私唇裤狠狠撑开,欲望不断摩擦到鼓起的小豆,黏腻的花液汩汩流出,沿著她的小腿肚滑下。

“你这个小浪女,真会榨干我!”趁她重重坐下时,他使劲往上一撞,顶端碰到子宫口,使两人皆发出欢愉的叹息。

“庆哥哥摸我,求求你!”姬雁儿的小腹贴著尉元庆,背脊微微伸直,如蜜桃般坚挺的双乳上下起伏著,凸起的艳红蓓蕾正落在他的唇前。


他一张口,吮住其中一边,用力一拉……

“啊……会痛。”又痛又痒的感觉从乳尖传开,蔓延全身他伸出舌面,由下往上舔著翘起的乳尖,让敏感的乳尖发颤不已,连艳江笆的乳晕也肿胀起来。

“嗯……好棒、好舒服……”姬雁儿浪吟不断,纤细的腰肢微微提起,交主欲刃的小穴左右转动,深吞浅吐。他的手指掰开她的私唇?邪肆的眼眸直瞧著被进进出出的穴口,粗胀的欲茎只要抽出一点,就会翻出一层层艳红色的皱褶。

“你真是天生的浪娃儿,小穴真贪吃,把我咬得好紧。”他恶意地描述跟前的美景,戏弄她敏感的知觉。

“不、不要说了。”她红了耳根,羞耻地别过娇颜,身体微微颤抖著。

她娇喘吁吁,精致的小脸红扑扑的,香汗袭身。她忍不住又摆动几次,然俊尖叫一声,圆臀高高翘起,浮著青筋的粗长抽出大半截,撑开她窄小的穴口,扭动的腰肢突然停下,重重地倒在他汗湿的胸膛上,全身绵软无力。

“这样就不行了?可怜的小家伙。”他取笑道,猛然往上一刺。

“呃……好深。”这猛然的一撞让她哽住了呼吸。

红唇微张,透明的津液沿著嘴角滴下来,落在他健硕的胸脯上。她忍不住伸出粉舌,沿著凸起的喉结一路向下,来到他深褐色的乳头,舌尖绕著小巧的乳晕打转,然后一口吮住。

被她软嫩的小舌一刺激,他发出性感的粗喘。

他的欲望稍稍退开,又猛力一顶。让她忍不住松了口。惊呼出声,“啊……”看她的反应如此激动,狭长的凤眼变得更加幽魅,让他更具有威胁性。

尉元庆一手按在她滑嫩的裸背上,然后坐起,再轻轻将她放在地上,大手拉开她修长的双腿,分别架在肩上,让她的臀瓣微微翘起。这个姿势让他很轻易地就能看到她艳色的小穴淫浪地吞吐著欲刃的模样。

她情欲高涨,就快崩溃,埋在她体内的欲望蛰伏不动,他伸出手拉开她泛红的私唇,露出鼓起的小豆,嘴角一扬,指腹猛然一按。

“啊……不要……”在他逗弄之下,她的小腹微胀。从蜜壶深处泛起一股酥麻,小穴隐隐收缩著。

粗肿的欲望被她甜腻而黏稠的汁液喂食,越发巨大。青筋暗浮,不断摩擦的伞端泛著暗红,缓缓溢出浓烈的体液。

敏感的欲望被她隐隐抽搐的内壁夹紧,让他的抽送变得困难,感到些微的疼痛,可是马上又被快感取代。

他结实的圆臀往后一退,粗长的欲茎从蜜壶中稍稍抽出,每离开一寸,粗硬的欲望就会密密实实地摩擦著小穴中敏感的花壁,让深陷情欲的他们同时发出呻吟,“嗯……”

“不要了……太多了……”她缩著小巧的肩头,微微颤抖著。她的体内涌起一股惊涛骇浪,就快将她淹没,让她感到害怕。小穴紧紧咬著。想要阻止涌出的浪液,却被他不知足的欲刀不断进出著,每次撞击都带出更多的爱潮,令她欲狂。

“你的体内又软又湿,好舒服。”他的汗水滑落额际,沿途隐没在结实的小腹,一次次的律动,伴随汗水飞扬,浑身散发巨大的力量。

稚嫩的乳尖翘挺挺的,随著他的律动,一上一下地摩擦著他光滑的胸肌。

姬雁儿湿软的小手紧张地按著小腹,强烈地感受到他的侵犯,她好像被团团火焰燃烧著。留下属于他的印记。她觉得自己的双乳胀痛不已,沉甸甸的,而不断摩擦的乳尖变得好硬、好麻,蜜壶盈满了动情汁液,缓缓抽搐著,就要溢出。

“慢一点、慢一点啊!”这么快,她会受不了的,她就要……

他由慢而快,退出一点又深深插入,每一下都快将她顶飞出去。

“够了……我不行了!”她哭喊著,泪水汪汪。

敏感的蜜壶强烈收缩著,蔓延全身,扣著他壮硕背肌的小手忍不住在他身上留下几道鲜红的抓痕,她纤细的下颚仰起,甩动飞瀑般的长发,然后发出纤细的尖叫声。

高潮中的小穴隐隐抽搐著,咬著他的欲身不放。(情迷小晚香)

“呼,真紧!”尉元庆低咒一声,汗水直流。

他用力掰开她的私唇,甜腻的汁液毫不保留地沿著花缝流了出来,沾湿了他的毛发,也让他的抽送变得容易。

呜……不要再动了,她会死掉的!高潮后的蜜壶变得更加敏感,禁不起丝毫的挑拨。尉元庆加快了速度,窄臀密集地耸动。一进一出,狠狠地撞击她敏感的子宫口,欲望散发出烫人的温度,熨烫了她的小腹。

“呃……撞到了……”她的心口好像被狠狠掐住,难以呼吸。

他咬紧牙关,用力地进出著,感觉自己就快爆发了。肿胀的欲刀狂进狂出,从艳红色的贝办之间隐约可见瘀红的伞端,溢出颗颗浊白的体液。

突然,他债张的背脊绷紧,抽出了大半截,又狠狠刺入。

他仰头一喊,“啊……”圆硕的伞端挤开缩紧的内壁,深深撞入她的子宫口。他身体一放松,便从伞端激射出一团团浊白的热流,涌入她的蜜壶之中。

“好热,肚子涨得满满的……”尉元庆靠在姬雁儿的肩窝粗喘著,还没消肿的欲茎持续进出著,一缩一缩的小穴不断将他积存的浓烈白液挤出,和她的蜜液混在一起,沿著私缝一团团流了出来。

他埋在她温暖的体内一阵子,然后才缓缓抽出。

“呜……”她的小手赶紧按住穴口,却阻止不了抽搐的蜜壶,溢出团团的黏稠白液,发出“噗滋”的浪声。她瞪大杏眼,直打哆嗦,再一次达到了高潮,“呃……啊……”
第九章
“咳咳……”

没想到自己身体这么不堪一击,才回来没多久,姬雁儿就生病了,好些日子都躺在床上,哪里也去不了。

“来,喝汤药了。”尉元庆舀起一匙药汁轻轻吹凉,递到她唇边。

“不要,人家不想喝药了。”看见黑不溜丢的药汁,光闻到那个味道。姬雁儿就受不了了,何况她已经连续喝好几天了,现在她可是打死也不喝!

“乖,喝光它,这样你的风寒才会好。”他语带心疼地说,都怪他那天在溪边不顾她身子娇弱,任凭情欲放纵,才会让她惹上风寒。

“不要嘛!你都不知道那个药真的好苦呢!”她用力摇头。

就是不喝。

他皱眉,狭长的凤眸睨了她一眼。

可她这次仿佛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管他威胁或利诱,她都不要再喝了!

看她鼓著因发烧而泛红的双颊,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以为他拿她没辙吗?

“好……你不喝是吧?”

听他这么问,以为可以逃过一劫的姬雁儿,眼中散发著光彩。“没错,我不要喝。”她点头如捣蒜。

“呵!那我喝。”在她期盼的眼神下,尉元庆当著她的面,喝下那些又苦又黑的汤药,一饮而尽,脸色未曾改变。

“你怎么……啊!”她才发问,就被他欺身压了上来,小巧的下颚被他轻柔地箝制住,微凉的薄唇覆上她的,把含在他口中的药汁渡给了她。


“呜……好苦!”被迫下肚的药味在她的鼻息间蔓延,口中的苦涩让她皱起眉头。粉舌轻吐,小手不断扬著。

“这下我也尝到味道,这样很公平吧?别再不喝药了,还是你喜欢我用这种方式喂你?”他低沉的嗓音透露著情欲。

“啊……没有、才没有呢!下次我会乖乖喝光它的。”哪有人这样喂药的嘛!她在心中偷偷抗议著。

“吃颗枣糖,压压味道吧!”他拿起一颗红枣蜜糖喂她。知道她怕苦,所以他吩咐下人准备汤药的时候记得要附上甜品。

虽然枣糖含在嘴里,可是却甜在心里……庆哥哥对她真好!

想著想著,也许是刚刚一番折腾,也可能是药效开始发作,姬雁儿没一会儿就觉得昏沉沉的,眼缝儿都快张不开了。

尉元庆见状,帮她盖好棉被,轻声说道:“快休息吧!”

“你不忙吗?”看他没有要离开的样子,她忍不住问。

“等你睡了,我再走。”幽黑的凤眸凝视著她。

“嗯……”她带著一抹满足的微笑,沉沉睡去。

坐在床边的男人望著她安睡的容颜,流露出一抹怜惜而不自知。过了许久之后,他才起身,悄悄地掩门离开。

好不容易等到主爷外出,四下无人,鲁秋蝶偷偷溜进姬燕儿的房间。

自从那天受了伤,爷儿抱她回房之后,他就再也没来看过她了!痊愈之后,他更是对她冷冰冰的,眼神好像总带著审视,让她不敢靠近。

后来,主爷居然带著这女人出游。她听说过那个地方,主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那个地方,她问过下人,可是没人知道那个地方在哪。

他们回来之后,她感觉到他们之间有著一股不同以往的气流,让她们的距离变得更靠近了。

她不是已经破坏他们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鲁秋蝶无声无息地靠近姬雁儿,怨毒的眼神投射在她的睡容上,看她连睡梦中都带著笑意,鲁秋蝶扭曲的面容变得吏加狰狞。

她凭什么得到爷儿的宠爱?

像在讽刺似的,姬雁儿挂在嘴边的笑意漾得更开了。

“可恶的贱女人!”鲁秋蝶毫不留情地打了姬雁儿一巴掌,拍掉令她讨厌的笑脸。

“唔……”姬雁儿感觉到脸上一阵痛麻,忍不住呻吟出声,眉头微蹙。

鲁秋蝶赶紧收回手势,看见姬雁儿脸颊上明显的红肿手印,阴沉地笑了。

很好……她吃了药,应该没这么容易醒过来。

“我……要你消失!这样他才会看见我的存在。”鲁秋蝶喃喃自语,眼中闪著异常的光芒。只要姬雁儿消失,她想像中的蓝图就一定可以实现!

“不要怪我,这一切都是你自个儿造成的,他是属于我的!”

鲁秋蝶拿出藏在怀里的油瓶,把瓶子中的液体倒在屋子里的每个角落,然后走到桃木桌前,拿起上面的烛灯。

她抖著手,有点迟疑,可是一想到他们恩爱的画面。她的心就如针扎一样。

不管了!就算得不到他的爱,让他的女人消失,他就不会去爱别人了!

她牙一咬,放开了手……

烛灯一落到地面,便燃起熊熊的火焰,瞪著那噬人的妖红开始蔓延整间屋子,她握紧汗湿的双手,冲过去将房门紧紧反锁,然后头也不回地从旁边的窗口逃了出去。

好热……她的头好昏,为什么这么热?

姬雁儿睁开无力的双眼,眼前一片模糊,她抬起手揉一揉,才看得清楚了一点。

“这是怎么回事?”她扶著床沿,坐起身子。

只见到处都是灼热的火焰,黑烟弥漫,让她薰红了眼。

“咳、咳……”她掩著口,企图下床,却一脚踩空,跌在地上。

趴在地上,她分不清哪里是出口,浓烟一直向她袭来,令她晕眩不已。

她快不行了……谁来救救她呀?呜……庆哥哥……庆哥哥……

她才刚刚确定了他对她的心意,就要失去一切了吗?

况且,她还没有听到庆哥哥说爱她,她不要离开他呀!

她缓缓闭上双眼,一颗盈盈的泪水沿着她的脸庞悄然落下。然后就坠入一片黑暗之中,不省人事。

小翠双手托盘,里面放著要给小姐补身子的汤品,走向回廊的尽头,却看到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画面……

好多浓烟从屋子里窜出来……等等!小姐……小姐不是在里面吗?

一股寒颤从骨子里泛开,手一个不稳,托盘应声掉落在地,小翠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大喊道:“失火了!失火了!”

小姐……天啊!小姐千万不能出事啊!

小翠急忙奔上前去,没想到房门竟上锁了……怎么办?

小翠试图用身体撞开房门。可是浓烟不断从门缝冒出来,呛红了她的眼睛,挂著两行泪水,不断干咳,“咳咳……”

谁来救救小姐啊!

听到小翠的呼救声,赶来的奴仆们提著一桶桶的水试图浇熄这场大火,赶来支援的人潮越来越多,可是却不见火势有变小的迹象。

“动作快!再提更多水来!”

在商行的尉元庆一听到家仆来传失火的消息,就火速赶了回来。

为什么他的心这么不安?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都还好好的,姬雁儿的房间怎么会失火?

她人在哪里?该不会……

“雁儿呢?她在哪里?”尉元庆随手抓了一个人,厉声质问。

小翠连忙跟上前去,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主爷,你终于回来了!小姐……小姐还在里面啊!你要救救我家小姐呀!”

本来故作坚强的小翠,这一瞬间,隐忍的泪水不断滑落,“呜……呜……”

该死的!雁儿,你千万不能有事!尉元庆眼前一片空白,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他冷静的面具出现裂痕,寒意从脚底窜了上来,脑中闪过和她在一起的种种画面……

初次见面时,她梳著双髻、含羞带怯的青涩模样,嚷著要他帮她摘下树上熟果的模样,吃醋的模样……都深深刻在他的心版上。

原来他才是不能没有她的人!

尉元庆回过神,眼神中含著坚定,他会救出她的!

就算死,他也不许她先独行!

“让开!”他抢过下人手上的一桶水,淋在自己身上,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前,就迅速跃入那团熊熊的烈火之中。

站在暗处的鲁秋蝶目睹心爱的男人纵入火窟,不禁瞪大双眼。

天啊!不可以……不要!

尉元庆闯进屋内,靠著透进来的一丝阳光,仔细地寻找。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武侠情色

武侠情色
点击:9011-1814:13笑傲神雕后续之神屌伏娇
点击:6502-1104:45金庸时空2
点击:4506-2603:42三国女性淫战1
点击:7907-0102:53春药迷奸小龙女
点击:7112-0112:58阴魂不散的公公|一个色导航
点击:3407-0303:42新神雕1
点击:5103-1216:47黃蓉襄陽淫史[全集]
点击:10702-1104:57情迷小晚香
点击:4307-0202:51郭府性爱录
点击:11208-0602:35【小龙女淫记】(神雕侠侣外传-小龙女前、后篇)
点击:4002-1105:00情迷小晚香5
点击:8811-1814:09古代性奴
点击:4506-0901:14女皇武则天
点击:10411-2809:10( 古典系列 )玉女盟第一部分(全文完结)
点击:8306-2603:49斗破苍穹
点击:4103-1216:48【中篇】三国貂蝉
点击:6102-1104:58情迷小晚香2
点击:6911-2509:55古代幼文
点击:4602-1104:58情迷小晚香3
点击:6102-1104:48金庸时空5(完)
点击:5512-0113:33邪神的复仇|一个色导航
点击:6809-1509:30乱交狂欢
点击:6306-2002:27女明星之大乱斗
点击:5002-1105:03情迷小晚香6
点击:8802-1104:45金庸时空
点击:4902-1104:47金庸时空4
点击:7711-2510:15绝艳观音[完][作者:淫荡佳人](一)
点击:9811-1813:58被凌辱的黄蓉1
点击:7311-2913:39【穿墙隐形人】(1-3)
点击:13312-0112:45新白娘子五人奸淫|一个色导航
情迷小晚香6,乳山离海边近的酒店,乳山离威海多远,乳山离威海有多远,乳山理财,乳山礼品店
乳山离海边近的酒店-床上啪啪啪正常,大街上啪啪啪现在也多见。但是办公室这个上班的地方也成了青年男女激情乳山离海边近的酒店的时候,乳山离海边近的酒店办公室透明窗前激情啪啪。
TOP反馈